长江商报 > “达州商人”李勤败绩:搏杀两公司巨亏13.6亿     中迪投资易主后连亏两年欲跨界重组救局

“达州商人”李勤败绩:搏杀两公司巨亏13.6亿     中迪投资易主后连亏两年欲跨界重组救局

2019-12-23 06:56:30 来源:长江商报

    长江商报记者 魏度

    曾经轰动资本市场的资本派系达州帮沉寂三年后,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临着;。

    12月18日晚,成都路桥(002628.SZ)发布股权变动公告,通过二级市场减持,李勤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减持了5%股权,持股比降至10.06%。

    2015年至2016年,李勤耗资约11.8亿元围猎成都路桥,成为其第一大股东。事与愿违的是,李勤入主成都路桥计划失败,同为四川商人的刘峙宏成为公司实控人。

    从2018年开始,李勤开始从成都路桥撤退,多次协议转让告败,无奈选择通过二级市场减持。截至目前,李勤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累计减持10%股权。

    据长江商报记者计算,李勤减持套现的资金约为3.42亿元。以目前股价计算,所持成都路桥股权市值约为3.45亿元。这意味着,历经成都路桥一役,算上资金成本,李勤已经亏损超过5亿元。

    入主成都路桥失败,李勤转战绵石投资,成功借壳,更名为中迪投资(000609.SZ),李勤成为公司实控人。

    然而,从去年开始,中迪投资接连亏损。李勤当初携12.39亿元入主,如今仅剩3.71亿元。

    搏杀两家公司合计巨亏13.68亿元,李勤的;唤鲈谟诰蘅。目前,李勤通过成都中迪产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中迪产融投)所持中迪投资股权全部处于质押状态,爆仓风险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围猎成都路桥浮亏5亿

    曾经雄心勃勃要将成都路桥斩落马下的李勤,如今黯然神伤。入主失败,反而巨亏约5亿元。

    在举牌成都路桥之前,李勤并不为资本市场所知。

    公开资料显示,1977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晋崛起的四川富豪。1995年,其从四川万县商业专科学校毕业,从做零工、拜师傅、学手艺开始,逐渐赚得人生第一桶金。

    2013年,中迪禾邦创立,这是一家资产超两亿元的四川达州地产企业。两年后,中迪禾邦豪掷23.2亿元,摘得重庆市九龙坡区一地块,震惊重庆楼市。

    2016年1月初,成都路桥的一纸公告引发市场对李勤这名资本新贵的关注。公告显示,截至2015年12月29日,李勤通过二级市场增持成都路桥股份达到5%,构成举牌。

    当时,成都路桥深陷风波中,时任实控人、董事长郑渝力因涉嫌行贿被检察机关采取强制措施。

    显然,李勤不满足于单一举牌,而是图谋成都路桥控股权。

    2016年3月,李勤曾试图过问成都路桥人事大权,与时任管理层交锋,一度诉诸法律,最终仍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期间,李勤通过二级市场疯狂增持成都路桥股份,接连举牌。2016年1月14日,李勤的持股比为10.04%,当年1月26日达到15.05%,2月17日达20.06%,成为成都路桥第一大股东。

    短短两个月,耗资约11.8亿元完成四次举牌,李勤如此密集举牌也不可避免地触及违反信息披露相关规定。

    不过,李勤的激进手法引发广泛质疑,还是资金来源的合理性。

    2017年3月,成都路桥发布修订后的详细权益变动报告书,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资金来源,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、股权转让款、项目销售款和其他投资项目收益等渠道。

    正是这份权益变动报告书,将李勤背后的人脉公之于众。刘江东、宋德安、唐铭阳等多名达州帮核心人物与李勤有交集,李勤也是达州帮核心人物。

    李勤入主成都路桥争议不断之际,成都路桥迎来新的搅局者——刘峙宏。刘峙宏通过宏义嘉华举牌成都路桥,加上原实控人郑渝力、股东道诚力等向宏义嘉华转入股权,最终,刘峙宏成为成都路桥实控人,李勤长达四年的愿望落空。

    从2018年初开始,李勤筹划向刘峙宏转让股权退出,最终,因二级市场股价下跌,三易转入协议仍未果。百般无奈之际,李勤选择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套现。

    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,从2018年6月至9月,李勤通过二级市场减持约3687万股,占总股本的5%,套现约1.65亿元。去年9月27日至今年12月17日,其又通过二级市场减持约3437.70万股,约占总股本的5%。这一次,套现约1.77亿元。

    两次减持合计达10%股权,套现约3.42亿元。以成都路桥12月19日收盘价4.53元/股计算,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约为3.45亿元。二者合计为6.87亿元,相较于11.8亿元的四次举牌成本,已经亏损4.93亿元,考虑到4年资金成本,亏损已超过5亿元。

    借壳中迪投资巨亏8.68亿

    相较败退成都路桥,在中迪投资(原绵石投资)身上,李勤轻而易举获得了控股权,只是,如今也深陷巨亏之中。

    2017年9月1日,入主成都路桥遇挫后,李勤将目光转向了绵石投资。这一天,绵石投资公告称,公司控股股东中北能公司、实际控制人?淼攘,与成都中迪产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中迪产融)签署了《股份转让协议》和《表决权委托协议》,上述六方将合计5329.96万股绵石投资股份(占当时总股本的17.81%),以及2105.04万股绵石投资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转让、委托给中迪产融投。

    本次股权转让价格为21元/股,以此计算,李勤通过中迪产融投接盘的成本约为11.2亿元。受让股权及表决权,李勤间接控制公司25.22%股权,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,并将绵石投资改名为中迪投资。

    2018年8月6日,中迪产融又耗资1.09亿元受让了?、王瑞二人合计转让的1670.04万股股份。加上2018年2月、3月通过二级市场增持的114.48万股股份(耗资约0.10亿元),至此,中迪产融合计持有中迪投资23.77%股权,加上受托的1.45%股权表决权,仍然控制着公司25.22%股权。

    综上所述,李勤入主中迪投资的成本合计为12.39亿元。

    入主中迪投资,李勤成为公司实控人,如今,赚了多少呢?

    李勤入主后,中迪投资未实施过送转股,但在2017年9月20日,中迪投资实施了一次现金分红,共计派发现金2992.25万元。不过,尚不知中迪产融是否完成过户,是否享受了分红。

    截至上周五(12月20日),中迪投资收盘价为5.21元/股,李勤通过中迪产融等合计持有公司24.967%股权,持股市值为3.89亿元。

    在不考虑资金成本情况下,李勤12.39亿元入主,时隔不到两年仅剩下3.71亿元,浮亏约8.68亿元。

    巨亏之下,李勤该何去何从?

    跨界重组破局之路

    搏杀成都路桥和中迪投资落败,不过,李勤正在寻机破局。

    李勤入主中迪投资遭遇巨亏,源于二级市场股价大幅下跌,主要原因还是中迪投资经营业绩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2017年,当时的绵石投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(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,下同)还有2.71亿元、1.34亿元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(简称扣非净利润)为1.34亿元。

    李勤入主第一年,即2018年,绵石投资更名为中迪投资,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0.29亿元、-0.61亿元,同比分别下降89.13%、145.24%?晌绞遣也蝗潭,与借壳上市时想象的业绩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今年前三季度的经营业绩同样惨淡。前9个月,中迪投资实现营业收入2235.80万元,同比增长14.44%,净利润为亏损7878.35万元,同比剧降1145.40%。

    经营业绩惨淡,股价也从接盘时的15元/股左右跌至今年11月的4元/股左右,加杠杆资本运作的李勤,风险随时会来袭。

    接盘中迪投资之时,李勤左手减持成都路桥,右手受让中迪投资股权,并迅速转手将所受让的股权质押给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进行融资。截至目前,中迪产融的股权质押率仍然高达100%。

    截至目前,李勤举牌成都路桥和入主中迪投资的资金,究竟是自己拥有还是来源于达州帮,尚不清楚。

    公开信息称,2017年前后,达州帮成员在资本市场掀起一股风暴,先后举牌金路集团、成都路桥、首控集团等多家上市公司,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资金来源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2017年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近千亿骗贷案爆发,达州帮核心人物唐铭阳蓝一度被指控制中迪集团、中际能源、帝升集团等四家公司。唐铭阳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团背后的金主,目前仍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目前,处于困境的李勤还需自救。今年11月20日,中迪投资抛出一份重组方案,拟以现金收购育达健康100%股权。公司对外的说法是,为提高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,推进公司转型发展。

    公开资料显示,育达健康于去年10月9日成立,今年8月30日才核准。其注册资本2亿元,目前,同为去年9月才成立的三名股东尚未见认缴出资。截至去年底,其总资产为134.50万元,负债总额141万元。去年,其销售收入为374.70万元,净利润7万元。

    根据中迪投资披露的重组进展,截至12月17日晚,尽职调查工作正在进行。

    本次重组标的只是一家成立仅一年多的公司,规模较小,重组之后,能否提升中迪投资经营能力尚为变数。此外,中迪投资自身资金并不宽裕,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现金收购,也令人不解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本次重组结果如何,对李勤而言,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。重组消息披露后,中迪投资股价一口气收4个涨停板,股价接近翻倍,李勤的爆仓风险也为之减轻。

    究竟是真重组还是单单为了救急?李勤的;晕丛度!


责编:ZB

长江重磅排行榜
视频播报
滚动新闻
长江商报APP
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
操逼图片